疯癫

扶华

首页 >> 疯癫 >> 疯癫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生归来:凤凰神女不好惹 神算大小姐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重生之君后万安 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 腹黑逆天大小姐 木仙传 至尊凰后:邪帝,好好宠 穿越兽世:兽夫快过来 绝世炼丹师:王爷别追我
疯癫 扶华 - 疯癫全文阅读 - 疯癫txt下载 - 疯癫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一 郡主与和尚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番外一郡主与和尚

“我前半生诵经为佛, 后半生诵经为你。”——闻净

***正文***

作为一个郡主,姬雅姒的前十几年过得非常的顺遂。父王手握重兵盘踞一方, 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里, 她是身份最尊贵的一人。并且父母感情和睦,两情相悦结为夫妻十几年如一日的如胶似漆无人插足, 她这个长女因为是第一个孩子,理所当然的得到了更多的疼爱和纵容。

底下有一个亲弟弟,乖巧听话, 除了看上去冷了点其余的都很好。

她不像是一般的大家闺秀,被要求足不出户学一些所谓的女儿家该学的东西,而是被养得和男孩子一般。

父母的纵容让她拥有了和大部分普通女子不同的成长经历, 她想识字看书就有十几位德高望重的先生前来教导她。她想学习骑射, 就有父亲帐下的将军们亲自为她当老师。

只要是她想要的,父母都会双手捧到她面前, 等弟弟再大了一些, 也开始保护着她这个姐姐。毫无疑问,姬雅姒是在一个被宠爱着的坏境里长大的。顺风顺水, 然而姬雅姒并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被养成一个娇蛮的大小姐。

她大气爽朗, 容貌俏丽, 一手骑射功夫不输于男子, 甚至比起弟弟和父亲来都要略胜一筹。兵法策略那些她也是从小就开始学习,所以她很清楚自家看似光鲜亮丽, 实则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境地。

要么造反, 要么被除掉。姬雅姒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女子就不需要操心这种事, 在她看来她和父亲弟弟并没有什么不同,她要保护自己的家和亲人。

但是显然她的父母们并不是这么想的,在她到了适婚年龄的时候,他们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给她寻找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子。姬雅姒很清楚,他们是觉得,或许在不久之后自家就要遭难,不管他们的造反能不能成功,万一失败了,她这个已经嫁出去的郡主或许能逃过一劫。

姬雅姒完全不能接受父母的这种好意,她从懂事起就学习各种知识,一直比任何人都要努力,为的就是能为这个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如今怎么可能避开。于是她第一次和父母闹了矛盾。

“我们家雅姒是身份尊贵的郡主,在整个南方,没有哪家小姐比雅姒更尊贵优秀了。就当是为了爹娘完成心愿,选一个男子相处试试,若是不喜欢我们再换,就是婚后觉得不开心,我们也能和离另找喜欢的。”她的王妃娘也是个不羁的性子,前南朝公主遗孤,所以说出的这番话真是随意的很。

姬雅姒明白爹娘的心思,却无法认同,这么多年她看着自己的爹娘这么相处,心中也是期盼着日后有一日,自己也会遇上那样一个让自己心动,甘愿为她束起发换下男装穿上裙替他生孩子的男人。不管如何,不是这样随意的找一个将她当成往上爬的梯子的家伙。

只是她再不愿意,铄王和王妃还是开始安排了无数青年才俊在她身边转悠。原本只是她和弟弟在一起玩的秋季狩猎,变成了一群人争相在她面前表现,姬雅姒看着就觉得排斥,忍不住心情烦躁起来。

她骑在马上大声说,若是骑射比不过她就不要再想得到她的青眼。然后抽出箭射中了林间一只鸟儿,只是射中了一边翅膀尖上的一片羽毛,接着刷刷刷三箭齐发,看也没看连续射出了共十支箭,角度刁钻的形成了一个囚笼,把那只扑腾的鸟儿关在了羽箭形成的囚笼里。

“谁能用一支箭救出里面的鸟儿,再来与我说话吧。”她说完就打马离开,看也没看那些人。

她就是故意为难人没错,可是她并没能得意多久,就在她转身奔出一段距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结果她转身回去,恰好看见一个光着脑袋的年轻僧人将她的箭全部拔出来,放走了她困在里面的那只鸟儿。

从来都是天之骄女的姬雅姒在大庭广众之下惨被打脸。于是她恼羞成怒的抓了那捣乱的僧人直接关了起来,既然他放走了鸟儿,那她就关他三天。

姬雅姒怎么都没能想到后来会是那种发展,第二天玉京中皇帝的圣旨传到了汝阳,要给她赐婚,一个玉京里的二品官员。她要是真的嫁过去无非就是变成皇帝手里辖制自家父王的棋子,可是若是父王直接拒绝,说不定战争就要提前开始,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她的弟弟还是个没有成年的孩子。

她想了一夜,凌晨时冲进了外院临时被当做囚牢的厢房,将里面关着的和尚抓了出来,将那和尚拖着上了马然后奔出了城。在城里的时候她还没忘记对着追赶她的王府护卫喊道:“我已经有了心上人,宁愿和他私奔不做这个郡主了,也不愿意嫁给其他人。”

姬雅姒很清楚会被传成什么样,她会变成一个毫无名声与人私奔的,不知廉耻的女子。但是没关系,这样至少能缓和如今的局势,就算是拒绝,她也不能让自己的父王去做,这个方法最合适,至于对她的影响她全然没在意,反正她没想嫁人。

黎明时分,她离开了汝阳,骑着马冲进了山路,彻底甩掉了后面跟着的人。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自己随手扯出来的那位临时充当‘私奔对象’的和尚。

她之前并没有仔细去看那和尚长得如何,可现在她这么骤然仔细一看却发现这年轻和尚有着一张俊秀清俊的脸。她跑的匆忙,其他都没顾得上,现在看看他们的姿势其实不太好。比她还高的和尚被她圈在怀里,坐在马背上耳根通红身子僵硬表情恍惚,看起来就知道他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在这种充满了悲壮的时刻,姬雅姒忽然被这个只有一面之缘却临时被她抓来做了‘奸夫’的和尚,脸上的表情给逗笑了。她坏心的凑上前,在他耳朵里吹了一口气,“你在想什么呢,和尚。”

似乎是终于被她出声给惊醒了,那和尚一愣之下挣扎起来。

“喂,你别乱动啊!”姬雅姒慌张的勒紧缰绳,但是依旧没能控制住马,因为刚好要经过一个低矮的悬崖,再加上和尚那么一挣扎,他们两个就摔下马团在一起摔了下去。

最后的结果是,和尚一手抓着崖壁中间一块凸出来的石头,一手抱着姬雅姒,两个人吊在那里不上不下面面相觑。

往下看,这个距离要是摔下去了很有可能断手断脚,往上看,距离也很远,没有能借力的地方,压根没法爬上去。

初升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但是姬雅姒只想叹气。应该说她是自作孽不可活吗?

“喂,和尚,算我连累你的,抱歉,你要是想放开我也行。”

“女施主不用担心,贫僧不会放手的。而且是贫僧方才的动作才连累的女施主摔下来,该道歉的是贫僧才是。”年轻的僧人眼中温和语气真挚,似乎是真的完全没有对她有丝毫不满。

姬雅姒诧异的抬头看他,这和尚是脑子有问题吗,她把他关在厢房两天,又突然抓着他上马,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他倒是不在意,还是说和尚都是这种以德报怨的德性?

在看到他脸上不像作假的歉意,姬雅姒又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坏心。她笑了一下,故意说:“哦?你不会放开我?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抱着我会坏了我的名节?”然后她就不出所料的看见他脸上红了一片,抱着她的手也不自在的动了动。

“贫僧是出家人,不论男女在贫僧看来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你还脸红?”

“贫僧、贫僧第一次出寺门历练,之前一直在寺内后山清修,从未这么近的接触过女子,因而……因而……”他声音嗡嗡的,因而了半天也没憋出个所以然来。

“也就是说我是你第一个抱着的女子喽?”姬雅姒忽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好让他那只手休息一下,当然她的动作让他又是一僵,脸上已经红的不行。“哎呀,随便抱女孩子,和尚,你这可不是出家人所为。”

大概终于反应过来来她在故意逗他,和尚不说话了。他不说话姬雅姒就觉得无聊,又问他:“我叫姬雅姒,和尚你叫什么?”

“贫僧闻净。”

“女子的闺名不能随便让人知晓的,可是你知道了,这可怎么办?”她笑的不怀好意。

“……”

“你之前干嘛去动我的鸟儿啊,我的计划都被你打破了。”

“万物有灵,每一个生灵都是珍贵的,若无必要,不当肆意玩弄。”这回闻净和尚说得很认真。

“可那是我的猎物,也就是我的东西,你放走了就是不问自取,你不觉得自己应当赔我?”

“贫僧放走了女施主的鸟,所以被女施主关起来也是应该的。”依旧是语气认真的和尚。

“你为什么说话都不看我,这样不尊重我。”

“……”

闻净从未觉得时间有这么难熬,他出了净山寺之后,还是第一次觉得世事艰难修行不易。他明明在寺中论佛从未输给任何人,平日里虽然话少了一些与人交谈也没有困扰,可为什么此刻就是觉得说什么都是错?

两个人就这么吊在那大半天,期间闻净无数次被姬雅姒逗的哑口无言窘迫不已,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一点都看不见羞恼生气的模样,脾气不可谓不好。

最后,闻净觉得如此吊在这里实在不好,抱紧怀里的女子,护住了她的身体,一松手就摔了下去。

他们的运气不错,姬雅姒什么伤都没有,就是落下来的时候晕了一下,闻净就糟糕了一些,许多地方擦伤,一只手骨折,摔下来因为垫在姬雅姒身下被震的直接吐了一口血。

“你没事吧?”姬雅姒有些担心了,想要去扶他。这回闻净身手奇快的远离了她,嘴边还溢着血呢,就赶紧摇头说:“贫僧无事。”紧紧盯着姬雅姒,生怕她靠近的样子。

这倒霉的和尚说要将她安全的送离这片树林,到镇子上去,姬雅姒只能再一次感叹这家伙确确实实是个没脾气的。想着,她竟然莫名其妙的开始担心他一个人是不是会被人欺负了,完全想不起来现在在欺负他的就是她自己。

晚上两个人还是没有走出这片树林,好在姬雅姒身上背着弓箭,晚饭就是她射下来的六只鸟。本来准备射兔子,但是看一眼旁边的闻净,她箭头一转刷刷的光射鸟了。这回闻净并没有阻止她。

“咦,你怎么不阻止我杀生?”

“阿弥陀佛,女施主,妄杀确实不该,但现下却并非妄杀,所以贫僧不会阻止。”

啊,原来这家伙也不是那么不知变通嘛。姬雅姒刚想完,把拔了毛的鸟放在火堆上烤,就看见闻净坐在那堆鸟毛边上念往生咒。

姬雅姒:“……”

“你要吃吗?”

“贫僧乃出家人,不食荤腥,多谢女施主好意。”闻净扭头继续念经,念得姬雅姒眼皮子直往下耷拉,然后她就睡着了。

两人在树林里过了一夜,姬雅姒睡的迷迷糊糊,醒来好几次都看见闻净坐在火堆前,见她看过来就道:“女施主请放心休息,贫僧会看着周围,不会有危险。”

第二日一早,姬雅姒趁着如厕的时间钻进了荆棘林子里,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十几个果子。将手里的大半果子扔给闻净,她咕哝道:“什么都没吃你不饿吗,麻烦的和尚。”

在原地等着她的闻净拿着果子一愣,连忙道:“谢谢女施主。”

两人又走了半日,终于进了城。闻净二话不说就要告辞,被姬雅姒押着进了医馆,把他的伤处理完了。两人一出医馆走上大街,姬雅姒还没来得及和闻净说什么,就感觉身子被撞了一下,她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腰间的钱袋子不见了。

她一眯眼睛架起弓朝着前面人群中跑开的一个小鬼就准备放,被旁边的闻净眼疾手快的给拦了下来。

被他这么一拦,那小毛贼已经跑掉了。姬雅姒恼怒的收了弓瞪闻净,“你这秃驴,做什么拦着我!”

“女施主,伤人不好,而且在此处会引起恐慌。”

“我就是想吓吓那小毛贼,我这么高超的箭术怎么可能误伤人!都怪你,现在好了,我身上的银钱被偷了,我饿了,怎么办吧你说!”

“那贫僧去替女施主化缘?”

“我要吃肉!”姬雅姒不开心的瞪他。

闻净满面的无措,试探的又说:“那贫僧这就替女施主去追回钱袋,女施主请在这里稍等片刻。”

“那小毛贼跑的那么快,你现在追得到才奇怪呢。”

“都是贫僧的错,女施主要打要罚贫僧都无怨言。”看他这羞愧又任人欺负的样子,姬雅姒又觉得不想欺负他了。

别别扭扭的一抱胸,她哼道:“这样吧,你陪我去找一个人。”姬雅姒去找的是弟弟的一个朋友,这件事也是巧了,她记得对方在这里的城郊有一个居所。对方是世族卫家的四公子,借点路费还是没问题的,她现在还不能回去,至少这个私奔的姿态要做的久一点。

姬雅姒和闻净一前一后的花了半天时间来到了城郊一座山脚下,山上有个庄子叫未明庄,姬雅姒要找的人就暂时住在上面。

年纪很小的少年穿着厚厚的衣服,面无血色,脸唇都是苍白的,坐在轮椅上被下人推出来,只一双眼睛,黑沉而温润,沉静的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清透的水墨画一般。

“萧复传信与我,托我帮他注意郡主的消息,不知郡主是否想让萧复知晓郡主行踪?”他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面容在氤氲的水汽里有些飘渺,看着就有种静谧安然的味道。

见姬雅姒摇头,他毫不意外,很干脆的答应了姬雅姒借路费的要求,又亲自将两人送下山。

“和尚,虽然路费的问题解决了,可是你还欠我呢。这样吧,我现在也不能回家,你不是在四处修行吗,我就跟着你,你可要照顾我。”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以为我现在这么落魄是拜谁所赐?”姬雅姒胡搅蛮缠,说得理直气壮。好脾气的软包子闻净只能甘拜下风,再次觉得住持师兄说得对,外面的世界极其险恶。

那之后,是一段两个人到处走的日子,虽说餐风露宿,但是那时姬雅姒有生以来觉得最有趣的一段时光。她看到了许多以往从未见过的风景,见识到了各色各样的人,经历了各种事情。

路过城镇的时候,她总爱到处疯跑,一头扎进小吃摊就出不来了。闻净不会被外物所扰,自然不会被这些东西吸引停下脚步,只不过他经常需要停下来寻找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姬雅姒。往往一转眼跟在后面的姬雅姒就不见了,闻净就顶着噌亮的光头到处询问路人去找她,找到她后两人就接着走,之后一直循环姬雅姒消失闻净去找的情况。

姬雅姒好奇问他,之前不乐意带她一起上路,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偷跑甩开她这个麻烦,结果闻净很是正直的表示,既然答应了她这段时间照顾她以弥补,就不能半途而废。

偶尔也会经过山林,闻净守夜,姬雅姒睡觉。虽然每次姬雅姒都会记得在经过城镇的时候给闻净带上些干粮,但是早上她依旧会去找些果子扔给他。

两个人也会遇上麻烦,比如某次他们就遇上了山贼,那次姬雅姒才惊讶的发现,原来闻净的功夫很好,他一个人就制住了十几个人高马大的山贼,全部捆起来移交了官府。所以他当初一点都没反抗的被她关起来,又被她拉着上了马,连挣扎都没一下,真是个奇迹。

日久生情,这对姬雅姒来说很正常,当她发现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多的停在闻净身上,并且经常想要靠近他逗他的时候,她明白了。同时她感觉得到,闻净对她,也是有那种感觉的。

他们一起走过很多地方,遇见什么女子,他总是敬而远之,就算接触了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就像他说得男女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面对她的时候,他却经常面红耳赤浑身僵硬,她一靠近一逗他,他就变成了个慌张少年,看不到一点以往的淡定。

或许后来,他自己也发现了。姬雅姒偶尔会看见他在发呆,露出些迷茫的眼神,接触到她的目光之后倏地移开。

该分别了,姬雅姒想。那一天,闻净说他该回净山寺了,姬雅姒点点头看着天说自己也该回去了。两个人并没有多说一句话,平平常常的分别。

姬雅姒不知道闻净回去后如后,她只知道自己自己离开他两天,就开始发呆恍惚,经常想起他。一想到他呆呆的样子就忍不住笑,笑完就莫名觉得眼睛酸,说哭就哭了。她从未想过自己也有那么像是普通姑娘家的表现,那么软弱的让她害怕。

她回到了汝阳的王府,果然有不少人私底下对着她议论纷纷,只是她都当做听不见。爹娘看见她就叹着气说委屈她了,弟弟也特地来与她说,今后一定会更加努力的保护她,不会再让她做出这种牺牲。

“娘知道委屈雅姒了,但是皇帝定然不会轻易放弃,雅姒还是选一位夫婿……”

“娘,我喜欢上一个人了。”

“是吗,既然如此我们立刻就为你准备婚事,只要雅姒喜欢就好!”铄王妃喜上眉梢,但是听见女儿的下一句话之后她脸上的笑就僵住了。

“但他是个和尚。”

一向身体很好的姬雅姒病了,病情来势汹汹,两天没睁眼,烧的糊涂了就只会喊着臭和尚死秃驴,一边喊一边哭。整个汝阳的大夫都来了王府,紧张的医治了三日终于将姬雅姒救醒。

她一醒来就看见爹娘弟弟围在床前,娘摸着她瘦了不少的脸颊,心疼的直掉眼泪。爹一拍大腿说:“女儿你喜欢的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管他是不是和尚,爹去让他还俗娶我的宝贝女儿。”弟弟没说话,但坚定不移的站在爹的身后,表示他也赞同。

姬雅姒眼里仿佛有光,她看着自己的亲人,微微一笑沙哑着嗓子道:“爹娘还有弟弟,我去出家当尼姑怎么样,在我们的战争开始之前,我会去当个尼姑。”

闻净站在铄王府的围墙外,听人讨论说郡主终于醒来之后,他的表情也终于放松了,转身顺着来路离开了汝阳。风尘仆仆的赶回了净山寺,闻净回到自己的院子,一个慈祥的老和尚坐在树下对他招手。

“住持师兄。”闻净垂着头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闻净可是有何不解?”

“我……似乎是动了心犯了戒。”闻净眼角眉梢都是迷茫和自责,看着很是狼狈,与当初那个八风不动纯真无垢的样子相差甚远。

“闻净,若要出世便要入世,若要看破便要先看入眼中。”

“是,住持师兄。只是我有了执念与妄念,看不破……不,是我不想看破。”他说着,面上的自责更加明显。

老和尚并没有露出其他表情,依旧慈祥和善,拈着佛珠的手一点闻净的额头,“人之所以为人,便是因为生而有情,你想割舍,自然是做不到。以小爱引大爱,你总有一日会明白。闻净,当年师傅也说,你有赤子之心,如今便顺心而为吧。”

“佛祖成佛之前,也为凡人,你可明白。”

闻净在松树下的大石上坐了许久许久,眼中渐渐坚定起来。

隔了没多久,闻净忽然发现,山下新建起了一座庵堂,里面却只有一个主人。

“哟,和尚,那座新建起的净水庵是我的,从今天起我就要在这里修行了,尼姑与和尚,这可不是天生一对嘛。”那个他连诵经时都忍不住想起的女子,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这样说道。那一瞬间,喜悦充斥了他的心。闻净想,他就要堕入地狱了,可是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呢。

明明心中涌动着各种情绪,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怔怔看着她低声说了句:“阿弥陀佛。”

你能来,我很高兴。

那之后,又是长久的相处,她经常跑到他后山的院子里来找他。喝了酒对他动手动脚也很常见,似真似假的说要他还俗娶她,一会儿又说是与他开玩笑。偶尔她也会静静的坐在一边听他念一天经,什么都不做,就那么看着他而已。于是他默默念着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在念着她的名字,忽然察觉过来才忙收敛心思。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很好,他很满足。

战讯传来那一日,她脱下了裙装换上了一身银亮的甲胄,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剑,洗去了一身的温软慵懒,变成满身锐利杀气。她眉眼一弯说:“我要去制造杀孽了,和尚,你不阻止我吗?”

他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的目送她远去。

她离开后,他每日花了更多的时间礼佛诵经,他是为了心上的女子诵的经,愿她平安归来。从无私心的诚挚僧人虔诚的跪在佛前,祈求着一个人的平安。他愿死后堕入地狱,受无尽之苦,只愿那个人能平安喜乐。

当姬雅姒的死讯传来时,闻净身形不稳摔倒在地,坐起来后看着自己沾了泥土的僧袍久久没有动弹。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大概就像是他走在黑暗里,向着一盏光,即使不知道还有多远能到达也觉得安心,但那盏光忽然熄灭,他便再也找不到路了。

嘴唇阖动两下,念出几句支离破碎的往生咒,然而仅仅念了两句他就再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字。这宛如呼吸一样的诵经在这一刻无法成句,能喊出的只剩下那个藏在心间偷偷念了无数次却不敢宣诸于口的名字。

后来再想起自己那时的情绪,闻净还是会觉得心脏有种钝痛,无法去想。

“秃驴和尚你在干嘛,我饿了快去给我拿吃的。”

一转身看见坐在轮椅上的女子,闻净从回忆里抽身,推着她回了房间。“为什么不让你的侍女照顾你?”

“我就要你照顾不行吗?我九死一生从战场上回来,还惦记着你,你现在果然是嫌弃我腿瘸了!”姬雅姒做出悲伤的样子。

明知道她是故意的,闻净还是连忙摆手解释:“不、不是这样的,你、你能平安回来,我很高兴,真的,没有不愿意……”

看到他这慌张的样子,姬雅姒就笑眯了眼,摸了一把他的手,看着他一霎时僵硬脸红的样子觉得更开心了。这样就行了,每天能看得见他,能和他说话这就够了。

她还记得那时候满身是伤就剩一口气的躺在战场上,看着蓝天,忽然觉得很不甘心,脑子里一个强烈的念头就是,还想再见这个人一面,他一定在等她。还好,她没有让他等一辈子。

虽然那个忽然出现在战场上,说是因为某对夫妻的拜托前来救她的奇怪男人比较凶,但是奇迹般的把她救了回来,免了她一场生死相隔。

嗯,还有一个小秘密,那个叫音迟的男人医术太好,她的腿伤其实早就被治好了,但是为了方便占便宜,还是这么假装瘸着比较好。

今后没有备受瞩目的什么雅宁郡主永乐长公主了,就剩下这么一个会引得佛祖动凡心的混蛋女人,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

下个是大叔萝莉养成番外~

喜欢疯癫请大家收藏:(m.btebook.com)疯癫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农门长姐有空间 校园花心高手 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大龙挂了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 第三种绝色 仙武帝尊 前妻,别来无恙 最强特种兵王 老婆大人有点暖 七零之娇气原配 夺舍诸天 系统维护中 嫡妻在上 吞噬星空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武动乾坤 我的脑中有万界 宋末之乱臣贼子 山村如此多娇
经典收藏 混沌幽莲空间 皇后什么时候死 弑王煞凤:草包七小姐 我的饭馆很美味 榜下捉婿 与权臣为邻 退休再就业 掠爱:错惹冷情王爷 梦暖雪生香(种田) 神庭大佬重生记 闲观儿媳们争奇斗艳 我在古代有个崽 权臣火葬场实录 [快穿]恶毒男配系统 兽世独宠:傲娇兽妻,要生崽 盛京 快穿之即使你是龙套 [综]逆袭悲剧人生 嫁给残疾皇子后 凤逆天:杀手狂妃
最近更新 快穿之如何转危为安 妖妖不可欺 名著世界当女配 宠婢 入赘 高危职业二师姐 美人眸 封敛雪印 隔山海 我的房东是龙王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丹宫之主 三生泣:魔尊夫君要吃我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解怨司[穿越] 生命的继续 快穿之最渣前女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这个苍生有毛病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疯癫 扶华 - 疯癫txt下载 - 疯癫最新章节 - 疯癫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