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女

夜惠美

首页 >> 娇女 >> 娇女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 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 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 盛宠第一佞妃 凤回巢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天医凤九 君九龄 炮灰晋级计划书
娇女 夜惠美 - 娇女全文阅读 - 娇女txt下载 - 娇女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90章 甜蜜(含粉红加更)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撞到顾天泽手上的人,几乎没有全须全好的。

有时朝廷大臣只求顾天泽不寻他们麻烦,一旦他们向乾元帝禀告的事儿被顾天泽听到,往往都会得一个留中不发的结果。

虽然顾天泽很少主动惹事,可有这么一尊猜不透喜怒的人站在乾元帝身边,即便是阁老也觉得头疼。

这也是朝中大臣想让顾天泽失去帝王宠信的最根本的原因之一。

谁也不愿意琢磨乾元帝喜好之余,还得再多考虑一人,更没人可以预测顾三少什么时候会突然发言。

冰雪初融,春回大地,天地间已有了春意的颜色。

京城郊外嫩草已然发芽,闺秀们闷了整个冬日,随着春天脚步到来,她们开始裁衣打扮,准备参加一连串的春季宴会和赛马会,马球会等等娱乐活动。

国朝的闺秀虽然也通读三从四德,女戒女则,然尚未出嫁的闺秀不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在朝廷上显赫,位高爵显的重臣勋贵家的小姐往往外出的机会会更多,各种各样的聚会能让她们尽情的挥洒青春好年华。

顾天泽骑马冲出了皇宫,纵马在街上疾驰,见小七受苦,他心里焦急,然他冲出皇宫后,找不到任何借口去王家见小七是不是安然无恙的……

“驾,驾,驾。”

顾天泽赌气一般用马鞭狠抽胯下骏马的屁股,围着王家的宅邸转了三圈,他还是没想到可以掩饰过去的借口。

跟在他身后的阿四见主子面色冷峻,催马上前,“听说尹大人请了蒋夫人。”

顾天泽瞟了阿四一眼,还用你说?阿四打了一个哆嗦,“三少爷?”

“我等不了。”

“噗。”

原来三少爷等不及想见王七小姐,阿四眼见着三少爷扭头,不知怎么觉得三少爷从没如此‘可爱’过。

“你来想办法,我在茶楼等着。”

“三少爷……”

阿四方才还觉得三少爷可爱,如今只有欲哭无泪,他如同在风中凋零的小花,三少爷都想不到怎么见王七小姐,自己又能有什么好办法?

顾天泽直奔茶楼而去,阿四在原地揪着头发,打了自己嘴巴好几下,让你多嘴!

难得见三少爷想见一人,阿四绞尽脑汁也得想出办法……怎么办?怎么办?

猛然间阿四脑袋里灵光一闪,叫来了手下,低声吩咐了一番,阿四亲自赶到了当铺,他在三少爷面前是奴才,可在当铺掌柜面前就是大爷了。

况且这间当铺背后靠着定国公府,谁不知道阿四是顾三少的长随?

不管顾三少是不是住在定国公府里,太夫人和定国公夫人是不是喜欢顾三少,谁都无法否认顾三少是定国公府里最重要,也是最不能招惹的一位主子。

顾三少的重要性甚至远超过定国公世子。

阿四从当铺拿了东西直奔茶楼,把手中的砚台交递给主子,“一会王七小姐来,您可以把砚台当作礼物。”

“用过的。”顾天泽慢慢的饮茶,眉宇间透出一丝的不悦,嫌弃的看着面前的砚台,“我不送她用过的砚台,她喜欢砚台的话,我手里有好几块尚好的贡品。”

阿四一派囧然,“是奴才没说明白,这块砚台不是送给王七小姐,而是还给王七小姐。”

“你从哪弄来的?”

“这块砚台的主人是王四爷。”

“哦。”

顾天泽这才收敛了怒气,慢吞吞的说道:“王四爷的砚台怎么落到了你手上?”

顾天泽晓得小七不大喜欢王四爷这个爹,不愿意让旁人议论小七不孝,因此他把此事隐瞒得死死的,不过受小七影响,乍听是王四爷的东西,顾天泽心里腻歪得很。

“回主子,奴才偶然听说当铺里收了一块好砚台,寻思着逮个机会去看看,也是赶巧了,那日奴才回定国公府里取东西,恰好见到了长信侯,侯爷说起了砚台……奴才听了一耳朵,方知这块砚台的主子是谁。”

“长信侯也知道?”

“侯爷哪会注意这点小事?只是随口说起有块上等的砚台在王四爷手上。”

“嗯。”

阿四一听这话,便晓得三少爷根本就没在意此事,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您同王七小姐见面甚是艰难,王四爷既然已经当掉了心爱之物,看得出境况不好,纵使将来王四爷能仕途得意,此时只怕也不会想到您。”

“嗯?”顾三少挑了挑眉头,他用得上王四爷?

“奴才的意思是王四爷是王七小姐的亲爹,从密报上看,王四爷有幡然悔悟的心思,没准会给王七小姐选个好人家……虽然王七小姐尚未及笄,可真正疼女儿的父母一准早早就开始观察人选了。”

顾天泽眸色凝重,握紧茶杯的手指泛白。

阿四继续说道:“王四爷甚是爱此物,若是王七小姐帮他取回,想来王四爷会明白王七小姐心有所属,给王七小姐掂量夫婿人选会更为谨慎。”

言下之意是自家三少爷可以少吃几次干醋。

“我不怕的。”顾天泽把砚台往远处推了推了,谁能比得过自己?

“……”

阿四慢慢的低头,三少爷是不怕,可阿四担心到时候京城年轻一代优秀的才子们被三少爷整得惨不忍睹,三少爷已经有很多人恨了,阿四觉得还是别太招人恨为好。

“多事。”顾天泽说了阿四一句,“她怎么还不来?”

“一会,一会就到了。”

阿四差一点躲到墙角去种蘑菇,自己忙前忙后是为了谁啊?还不是想让三少爷少点麻烦,先讨好未来岳父吗?

王四爷为了让儿女吃好穿好,不惜当了最心爱的砚台,足以证明王四爷变了,变得疼惜在意王七小姐。

就三少爷这脾气,王四爷能放心把女儿嫁给三少爷?

三少爷是可以请圣旨赐婚,然有个总是看三少爷不顺眼的岳父在,左右为难的还不是三少爷的心上人?

茶室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顾天泽立刻坐直了身体,展现出阳刚的一面,阿四暗自摇头,三少爷很在意王七小姐啊。

阿四把茶室的门打开后愣了一下,躬身道:“天算公子。”

“阿泽可在?”

“在。”

阿四让开了位置,天算走进了茶室,温润如玉的脸庞挂着如同暖阳一般的微笑,直接坐到了顾三少对面,笑盈盈的说道:“不欢迎?”

顾天泽把倒好的茶水递给天算,不客气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好茶,好茶。”天算赞了茶水好喝,能让顾天泽主动倒茶的人屈指可数,“我算到了阿泽会到茶楼。”

“……”

顾天泽摆手让阿四出去,“把你那套神神叨叨的东西收起来。”

“原来阿泽等得不是我?”

“怎么可能是你?”顾天泽面色不悦,“想见你随时都可以,何必非要来茶楼?”

“那是谁?”

“……”

顾天泽压住脱口而出的名字,冷哼一声:“你不需要知道。”

“哈哈哈。”天算似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愉悦的笑容完全绽放,黑亮却无神的眸子盯着顾天泽所坐的位置,“阿泽有趣了许多呢。”

“……”

顾天泽也知在面对天算时总会显得幼稚,闷闷的品茶,过了一会道:“看也看了,你该走了。”

“阿泽……”

“撒娇也没用。”

“……”

这回换天算无语了,撒娇?他需要同阿泽撒娇吗?

“我可以同皇上说,她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现在不行。”

顾天泽一改方才的‘幼稚’‘玩笑’,俊秀英挺的脸庞挂着一抹的持重锋芒,“她眼下身份不够,便是你说她能帮我遇难呈祥,皇上也不会下旨赐婚。”

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乾元帝的心思。

天算淡淡的回道:“老和尚看人有独到之处,他回了寺庙便我同我说,王四爷堪破生死关,会有异于寻常人的感悟,方才我帮你推演了一番,你和她命格相和,然想要在一起会多磨难,而磨难正是来自于西北方,她的命盘西北主至亲,你的命盘西北方主至贵。”

“我从来没算过这么有趣的夫妻命盘,哈哈哈,笑死我啦。八字相和,龙凤呈祥的夫妻命盘,偏偏磨难重重……而且王四爷……竟然是克阿泽的‘贵人’。”天算一边大笑,一边拍着桌子,顾天泽俊脸越发的紧绷阴沉,天算却很喜欢看阿泽这副生气的模样,“可怜啊,阿泽。”

“阿泽,你去哪里?”

“回宫。”

“茶钱,你给了吗?”

“你请客。”

“好吧,看在阿泽让我这么开心的份上,这顿我请了。”

回应天算的是顾天泽腾腾隐含着怒气的脚步声,天算手撑着下颚,眼底堆满了放松自在,自从算出阿泽命里多了一线生机后,天算间卸掉了所有的担心和包袱,变得很喜欢撩拨生死之交顾天泽。

以前他常常苦思如何为阿泽逆天改命,如今他发觉推演阿泽命盘的变化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儿。

“当我听不到阿四给你打口哨?下次……我可没这么容易被你打发走了。”

天算的手指灵活转动着一枚铜钱,三父,才是阿泽命格的关键,生父,养父,岳父……所以说阿泽可怜嘛。

别人头上只有一座大山,顾天泽头上却有三座。

三位性格不同的人,能把阿泽教导成什么样,真是让人期待。

其实换个人,怕是早就不正常了。

……

“到了吗?”顾天泽问道,阿四点头说:“在京城书局,奴才已经让人清场了。”

“嗯。”

顾天泽翻身上马,抬起马鞭后,对阿四道:“命几个人保护天算,他也不想想自己跟个神仙似的,还敢随意出门?”

世人对天算的推崇和崇拜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不是顾天泽请皇上下旨,不得干扰天算,天算绝对没有这么自在,谁都想知道以后发生的事儿。

可纵使有皇上的旨意,天算出门还会被人拽着说话。

天算泄露天机太多,顾天泽担心他寿元有损,万一遭了天谴呢?

因此,顾天泽安排人就近保护天算,一旦被谁看穿天算的身份,侍卫尽快保护天算撤离。

赶到京城书局,顾天泽几步走到相约之地,远远的见到一道倩丽的背影背对着他望着平静的湖面,厚重的衣服略显几分沉重,顾天泽暗自记下,小七是怕冷的,不然也不至于穿得这么厚儿。

“等很久了?”

“还好啦。”

王芷瑶回头,顾天泽衣着如同往常一般的光鲜华丽,不愧是在宫中长的,他的衣服款式都是流行的中心,不过什么衣服穿到他身上都挺好看的,顾三少是衣服架子呢。

他想碰触她唇边那抹淡淡的笑容。

“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发呆?”王芷瑶歪着脑袋,“我可没功夫陪你发呆。”

顾天泽伸手拽了拽她的袖口,低声道:“以后再有难处就让人给我送信。”

“难处?”

“今日高僧去王家,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你以为我会怕高僧么?”

“是我会担心你!”顾天泽握紧了那只柔软的小手,没见小七躲闪,他眼睛亮得比碎星还漂亮,“这几个人名字你记住了,有事找他们,我会很快赶到的。”

王芷瑶似不敢看他一般,低头道:“其实不用告诉我……”

“你早晚会知道他们。”顾天泽扯了扯嘴角,小七迟早是自己的妻子,就当这些人提前拜见主母了。

王芷瑶脸庞发热,被他握着的手心苏苏麻麻的,炙热的温度沿着彼此相碰的肌肤向上,“我用不上他们。”再向前一步,以后一旦亲事不成,会很难过的。

“你怕了?”

“谁怕?”

王芷瑶猛然抬头,看清楚面前人脸上的笑容,扭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不行。”顾天泽凑近王芷瑶,“我想为你操心呢,小七,怎么办?”

“……”

他的脸皮怎么变厚了?

王芷瑶突然有种被逼到角落里的感觉。

顾天泽嘴角翘起,绝不能告诉小七,自从坚定了心意后,他一直在观察乾元帝怎么同后宫妃嫔相处,乾元帝……在宠妃面前不摆皇上的架子,有时会哄哄吃醋的宠妃,当然这一切只在乾元帝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出现。

虽然在得意之时,可顾天泽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觉,不敢逼小七太紧,松开拉着她的手,从怀里摸出了砚台,在天算进茶室之前,顾天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砚台揣了起来,他只是嘴上怪阿四多事,心里还是很在意未来岳父会不会破坏他同小七。

毕竟,王四爷的脑袋,在顾天泽看来有点诡异,天算说他看破生死,有所顿悟,以王四爷以前的言行看,顾天泽不怎么信得过王四爷会有正常人的思维。

“你爹最近还好?有没有再为难你?”

“没有呢。”

王芷瑶手中多了一块砚台,这……好像是王四爷私底下让王妈妈抵押出去的那块砚台,“怎么在你手里?”

“当铺是定国公的产业,在我手里很奇怪?”

“你可真是无所不能啊。”

王芷瑶话语里有几分沮丧,都说女人结网套住男人,怎么在她身上,是顾天泽在自己身边无孔不入呢?

她好像落尽了一张大网里,受他时刻的关注,受他保护,“那个老和尚是不是认识你?”

“见过几面,不怎么熟。”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儿?”王芷瑶瞪大了眸子,顾天泽笑道:“我又不是神仙,你不告诉我,我怎么可能知道?”

“你现在是怎么知道的?”

“……”

顾天泽沉默了,让东厂监视王家的事情,说出来底气不足,“我说过我同天算是生死之交。”

王芷瑶恍然大悟,“天算会不会为了帮我而入了禅宗?”

天算若是因此被老和尚列入禅宗门墙,她会内疚的。

“不会。”顾天泽不怎么喜欢王芷瑶过于关注天算,虽然天算是他无话不谈的至交,“这点小事对他而言,不算大事,用不上为了报答老和尚,入禅宗做和尚。”

“那就好。”王芷瑶一脸的庆幸。

顾天泽接着说:“所以你有事一定要告诉我,省得害了旁人。”

“你什么意思?我是祸害吗?”王芷瑶狠狠的瞪了顾天泽,“你才是祸害呢。”

“小七。”

“干啥?”

“我准许你祸害我。”

“……”

王芷瑶忍不住踢了顾天泽的小腿,转身就走,跟他在一起情绪总是容易失控,听见身后顾天泽低沉的笑声,王芷瑶更是气不顺,回头道:“我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嗯?”顾天泽问道:“什么事儿?”

“你应该知晓和悦郡主吧。”

“太后娘娘的女儿。”

“她对我娘不怎么看得上,过几日我随娘去尹家,没准会被她嘲笑。”

“尹家宴会时哪一日?”顾天泽明知故问,他可是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的,在小七面前得装作不在意。

“下个月初三,还有五天。”王芷瑶不知道顾天泽会不会去,听哥哥说每次尹家举办宴会邀请的客人都很多,定国公同尹大人关系不错。

尹大人出身清流,是清贵的翰林院做掌院,可谓清流的代表人物,然勋贵列侯也多会卖尹大人面子,如此可见尹大人是如何的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有空就去,多半没空。”顾天泽眼见王芷瑶露出一抹失望,心底暗喜,傻小七,自己怎么可能错过见她的机会?

他不跟得紧一点,小七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宴会上的闺秀很无聊,比穿,比戴,比吃,比家世,比琴棋书画……小七在这些方面是比不过那群无聊的女子的。

王芷瑶遗憾的笑笑,“你不去也好,省得吓人。”

“我很吓人?”

“你不知道旁人一见你都躲得远远的?”

“你又不怕我,管外人作甚?”

“谁说我不怕你?”王芷瑶露出害怕的模样,顾天泽笑容越深,“从第一次见面,你哪次怕了我?”

哪次不是利用他?

就连这次……这不算是利用,顾天泽很高兴小七把和悦郡主的事情告诉自己,证明小七肯同自己交心,“和悦郡主比我还忙,没空去尹家宴会。”

王芷瑶对顾天泽只有一个字——服。

和悦郡主不去尹家,自然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一个整日无所事事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有什么可忙的?

“和悦郡主到底是太后娘娘的亲女儿,你也小心些吧,我……我和娘其实也不怕她的。”王芷瑶略带几分担心,这次她是为顾天泽担心,“宴会那么多人,我躲着点她就是了。”

“不需要。”顾天泽傲然的否决了王芷瑶的话,“小七不需要躲任何人。”

“可是……”

“你担心我?是不是?”

“是啦。”王芷瑶又瞪了顾天泽一眼,“我晓得皇上有多宠你疼你,可皇上能明着不孝太后娘娘?”

顾天泽伸手轻轻的碰了碰王芷瑶粉嫩的脸庞,很滑,很细腻,一如他想得一般肤若凝脂,小七比任何人都好看……“我有分寸。”

皇家的事情,顾天泽不好同王芷瑶细说,和悦郡主,顾天泽从没放在眼里过,“不过是一个心比天高却嫁不出去的老女人而已。”

“噗。”王芷瑶笑了起来,“英雄所见略同,我们要体谅老处女的悲哀。”

本来王芷瑶听蒋氏说和悦郡主甩过外公鞭子,又说三舅舅是癞蛤蟆,她对和悦郡主就没什么好印象,到王家后,她从旁打听了一番,当年和悦郡主确实挺中意王译信……虽然王译信极力否认这一点。

王芷瑶对和悦郡主更没好印象了,想也知道,一旦和悦郡主同蒋氏碰到一起,新仇旧恨加起来,和悦郡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不怎么怕同和悦郡主讲道理,主动伸手握住了顾天泽粗糙的手掌,“你量力而行,我不想看你被太后娘娘罚了。”扬起下颚,傲娇的说道:“我可是连顾三少都敢利用的人呢。”

是我心甘情愿的被你‘利用’。

顾天泽喜欢看娇蛮任性的小七,冲口而出的话咽到肚子里,反手握住了她的手,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近了。

……

隐藏一旁边,跟着王芷瑶偷溜出门的王译信看着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想死的心都有了,瑶儿啊,你怎么偏偏看上了短命的顾三少?

ps继续求粉红票。

喜欢娇女请大家收藏:(m.btebook.com)娇女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继母手册 山村如此多娇 这里有妖气 邪王的金牌宠妃 神级强者在都市 生死丹尊 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 元尊 Hello,校草大人! 神级风水师 绝世武神 赤龙武神 我为表叔画新妆 都市至尊 我的极品总裁老婆 剑中仙 一品女仵作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无上杀神 万道剑尊
经典收藏 药香农妇:军师相公追妻忙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继母手册 妃凰纪:锦绣嫡女 云顶 春江花月 凤平调 雇佣兵皇后:皇上,本宫罩你 何为贤妻 再嫁小夫郎 似锦 药田种良缘 摄政王的特工萌妃 花颜策 春暖香浓 爱谁谁 做贤妻 五味小娘子 重生我是你正妻 重生之掌家弃妇
最近更新 帝妃临天 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御膳人家 王爷的吃货农家妃 穿越之医妃不萌 浴火重生:将军归来 金凤华庭 侯府商女 京门风月 医妃惊世 粉妆夺谋 清和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无良公主要出嫁 画满田园 农家医女:带着空间好种田 盛宠之将门嫡妃 大讼师 凤鸾九霄 农门长姐有空间
娇女 夜惠美 - 娇女txt下载 - 娇女最新章节 - 娇女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